今天是2021年9月17日 星期五,欢迎光临本站 

更多
设计团队

学校新闻

天生身材高大具有四象之力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1/8/12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陈发科


(1887-1957)

天生身材高大具有四象之力

     小时候,常常听我奶奶给我讲我曾祖的一些传奇故事。

   陈发科(曾祖)从小就身材高大,并且饭量也很大,我的曾祖陈发科出生时与成长的年代,社会是非常动荡的,因当时社会的不平稳,在农村读书的地方基本上都关门了,所以就没有正规在学校里读书识字,不过练习家传拳术非常刻苦。因为陈发科(曾祖)出生时父亲年龄大了,很早就开始帮助家里干活。我奶奶讲我的曾祖力气非常大,以前种红薯时,需要刨坑、剪枝、插种、浇水,所以农村得用木桶提水。一个木桶很大,装上水加上木桶的重量差不多百十斤一个,每次我的曾祖一边两个木桶,一只手拿一根短粗棍子 ,用一根短棍一边一个挑着装满水的木桶提着就走了,总共四个,差不多四百斤,走起路来还非常轻灵,步伐稳健,不过我的曾祖走过以后,土地上就留下了一排很深的脚印,还有就是四桶水基本上没有洒出一点,旁家人基本上都是两个人抬一桶水,因为路有点远,还有一小部分人用扁担担,担两桶水,边走水也向外溅出,唯有我的曾祖,提的最多,水溅出来的最少。


我的曾祖陈发科出生时与成长的年代,社会是非常动荡的,因当时社会的不平稳,在农村读书的地方基本上都关门了,我的高祖陈延熙平时就自己教我的曾祖陈发科读书识字。另外我的曾祖陈发科自身的条件优越,也非常喜欢练拳,所以每天三十遍,非常刻苦,每天晚上还要加练,练拳时饭量还很大,每次去练拳,家里就会准备好一揽烧饼,就是把烧饼叠加起来,有一臂高,等把今天练拳的任务完成后,这一揽烧饼也吃个精光,每天如此。我的高祖陈延熙也非常溺爱我的曾祖,对他只有一个条件,只要好好练拳,其他的事情基本都会依着我的曾祖,所以说我的曾祖生活还是非常随性,练拳时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也是非常严格,十七八岁功夫已经是出类拔萃。

有一天,我的曾祖陈发科练完拳,就出门走走,调整一下,出门向北,走没多远,就听到很多人在吵吵哭哭说着什么话,转身就向吵闹的方向、走了过去,我的曾祖走到那里一看,正是本家盖房出了问题,大家都在愁这着没有办法解决,哭哭啼啼是盖房的女主人,哭着说着,辛辛苦苦一辈子,盖个房子出了这么大的问题,这可怎么办呀,我的曾祖就走上前,问了问什么问题,一问才知道,是房子的主梁放歪了,人力移不动,同时的困难,又是在很高处,大家都没什么好的办法解决,所以都在头疼这件事,女主人所以急的就哭起来,大家就七嘴八舌在想办法出主意,最终都没有很好的办法,所以就有吵吵哭哭的声音,我的曾祖问明白了什么事,也了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就给本家盖房子的说,老弟不要急,这个事好处理,本家一听,一脸茫然说,怎么处理,这个房梁这么重这么高,人又上不去,又移不动看来只能拆散了重新做一次,再做一次又废料,又花钱,盖这个房子又得多花很多很多钱。我的曾祖一脸和善笑着说,老弟啊,你听我说,不用那么费事,我把房梁给你移移不就行了,本家看了我的曾祖一眼,说本家哥你是不是说笑话,那么高那么重怎么移,我的曾祖很严肃的说,不开玩笑,不相信我。村里人都知道我的曾祖力气很大,本家也不好意思说不相信我曾祖能移动,就说房梁那么高怎么移也是个困难 。我的曾祖这次笑着说,放心吧,很容易,你去找一个梯子就可以了,本家用疑惑的眼神去找梯子了,不一会梯子就找到了,两个人抬着梯子就走过来,只见我的曾祖把梯子靠在墙上,直直的放好,让下面的把梯子扶好,我的曾祖就站在梯子的顶端,两脚踏实,马步站好,腰背用力,两手抄在梁头的下面,两腿开始发力,两臂似有千斤之力,整个大梁就随着我的曾祖身体开始移动,惊的下面鸦雀无声,忽然听到我的曾祖大声说,移的够不够,位置对不对,大家好像做梦似的,本家吃惊的大声回应说,够了够了够了,可够了,位置也刚刚好,大伙不自主的鼓起掌说,发科真是神力。这个小故事,我奶奶只要唠家里的事就会讲,我对我们家的历史基本上都是我奶奶没事的时候给我述说的。

 以前在农村,如果家里有红白事,基本上都会请戏班的去家唱戏,只要听戏的内容就会知道是什么事,原因很简单,过寿的基本都是祝寿的故事情节,喜事自然是谈情说爱的故事。有一天邻村有唱戏的,大伙就吃完晚饭,三三两两就一起去看唱戏,我的曾祖练完拳就出来在门口站一会透透气,看见大家三三两两的就顺口问一下,你们去干什么,门口的老少爷们就说去看唱戏,就顺口问我曾祖一起去看看吧,我的曾祖就答应着,就跟上了去,走着走着,发现了自己去的匆忙,忘记带小凳子了,因为大家去看唱戏,唱戏都是露天的,都是自己准备凳子,没有凳子就站着,我的曾祖又不想再回去拿凳子了,边走着心里正在想这该怎么办,忽然发现路边有一个小石磙,小石磙是什么用的,就是在农忙时节碾麦子用的,有两三百斤,只见我的曾祖走上前把小石磙用力搬到路上,两脚站稳说了一声,这下有凳子了,一脚踏地,一脚放在石磙上一蹬,石磙自己就向前滚去,就这样走着蹬着,一直把石磙蹬到了唱戏的地方,我的曾祖一晚上就坐在石磙上津津有味的看完了戏曲,回家的时候不忘把石磙又用同样的方法送还了原地,这个小故事,在陈家沟一直流传至今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0391-6416456
139-3912-5557
浏览手机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