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校概况

正文内容

矜持

2008-11-07 16:42:00   来源:   作者:小编   浏览:173158次
矜持,送给一个可爱又美丽的小女孩,事实上,她不是一个小女孩,是一个大女孩,因为她与我21岁的小男孩同岁,而我总称我的孩子为小男孩,也就喜欢称她小女孩。

    当我们提起女孩子的时候,总是先要谈一下她的容貌,提起西施、貂婵、嫦娥……然而,现在的人们,并没有真正见过这些美女。事实上,每一个女孩子的美丽都不相同。
    我们很多人喜欢去旅游,有的去过天山,有的去过桂林,有的去过张家界……,每一处风景都要很美。有的含蓄、奔放,有的飘逸、卓约,有的宏大、微妙。我试图如此去形容小女孩的时候,总感觉少一些鲜活的东西。
    初见小女孩的时候,是2008年五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天,她首次来到陈家沟太极拳学校;当时,我去瞧一下门口的大钟表,刚好是中午一点三十分。一辆木的正好停下来,一个打扮漂亮的女孩子,长着一个招人喜爱的娃娃脸,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,眉清目秀,皮肤白皙,身材不高不矮,体形不胖不瘦,举止优雅的走下来:“请问,这里是陈家沟太极拳学校吗?”
   “是的”,我一边回答,一边仔细地审视着她。也许我的目光温度高一些,她微微笑了笑,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,低下了头,霎时,两片桃红出现在她的脸上。
    她办好了手续,我帮助她将行李搬到了房间,一切安排妥当,我告辞时,她很礼貌的:“谢谢你!”。
    我并没有对她另眼看待,也没有刻意地去关照她,因为我们学校里一直都不缺少像她一样漂亮的女孩子。
    再次见到她的时候,是2008年10月7日,她再次来到陈家沟太极拳学校,除了头发剪短了,其它方面与初次见到她时一样,都没有变,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发现她的确与众不同。
    有一天,刚刚黄昏,学校的操场被笼罩在金色的气氛中,我从她的身边走过,隐约听到她在说话。
   “客死他乡算了!”,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语气虽然淡淡的,但却用手抹了一下眼睛。
    原来,她近一段时间,毕竟是从南方来到北方,有些水土不服,身体不太舒适,好多人都对她挺关心,总是在帮助她,她觉得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,有些过意不去。
    或许是黄昏的气氛影响了我,或许是我也曾有作客他乡的感受,或许是她这淡淡的一句话。我体会出陈家沟太极拳学校里,有一种十分温暖的气氛;同时,对她也有一种暖暖的印象。
    接下来,是一件小事,打开了我想进一步了解她的欲望。
    星期天,学校的食堂与已往一样,熙熙攘攘,人来人往,她正好坐在了我的对面。
  “老天爷今天对我真好,可以少洗一个碗了”,她笑了笑。
    她没能打到稀饭;但是,从这一刻起,我感觉她是一个乐观的小女孩。
    我对她的关注也就渐渐多了起来。
    学校里学习太极拳的人比较多,每个教练都要带好多人。她总是在最后一排,上课时,练拳比较认真,架子也挺漂亮;她好像知道有人在向她行注目礼,所以,她的脸上会微微泛起桃子的红润;女孩子打太极拳,本来就好看,她打起拳来,如行云流水,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,谁看过后,都会心情舒畅,免不了赞美几句,而她总是腼腆的低下头来。
    有一次,曾经教过她的女教练——赵艳芳,被学校派到外地去了,她知道后,眼泪就哗哗的流了出来。每一个对她好的人,她都会心存感激。
    她走路的时候,总是挨着边儿走,脚步也总是轻轻的。路遇时,你对她看一眼,她总是嫣然一笑;每当你对她微笑时,她总是轻轻地问声:“你好!”,声音虽不大,但你却刚好听到。
    她会背诵很多唐诗宋词,与她交流时,她的样子非常投入,她朗诵起《钗头凤》时,我感到仿佛站在了陆游与唐婉的面前。
    她喜欢听音乐,她喜欢看书,……
    从没有听到她的争吵声,从没有看见她大笑的样子,……
    后来,我知道她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本科生,从小就喜爱陈氏太极拳,家乡是武汉市。
    又一个月过去了,她明天就要回家了。
    我自信见过了很多种类型的女孩子,而她留给我的印象是最独特的。
    我喜欢一首歌,名字叫《矜持》,这首歌的内容与我这篇文章的思想决然不同,但我只想把“矜持“这两个字送给她——美丽可爱的小女孩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家沟太极拳学校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星期五矜持